您好,欢迎来到京城邂逅!

京城邂逅

美国大龄青年脱单靠婚恋网站 27亿美元市场

作者:fansir 来源:婚恋网站 2017-08-20 20:17:21

      

京城邂逅婚恋市场资讯: 据《华尔街日报》(WSJ)报道,在过去的十年内,网上约会已经从一个心照不宣的禁忌变成了一种普遍现象,并已壮大成为一种大生意。

根据美国市场研究机构IBISWorld发布的数据,在美国,这个行业一年能带来27亿美元。皮尤研究中心指出,15%的美国成年人声称使用交友平台来寻找伴侣。

在这场变革中,创建于2004年的OkCupid坐在前排位置,亲眼目睹了用户从使用拨号网络连接,到使用宽带,再到像Tinder这样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应用程序。不过,当OkCupid想尽办法吸引年纪较轻的用户时,“经验丰富的行业老手”这个身份可能也成了该公司的绊脚石。根据去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OkCupid女用户平均年龄为32岁,而竞争对手Tinder女用户平均年龄为26岁。

美国大龄青年脱单靠的是婚恋网站 一年能带来27亿美元

埃利·塞德曼

2016年5月份被任命为OkCupid首席执行官之后,埃利·塞德曼(Elie Seidman)着手创建一个他认为其他应用程序锁没有的网恋社区。这种策略直接对准Tinder。Tinder和OkCupid既是对手,又是同胞,因为两家公司同属于一家母公司——媒体和互联网服务公司IAC/InterActiveCorp(IAC)。同类应用程序Bumble,也属于这家媒体和互联网服务公司。Tinder和OkCupid的用户都可以在在指定位置进行“喜欢就向右划,不喜欢就向左划”的操作。

身兼酒店评估网站Oyster.com联合创始人要职的塞德曼,想要更追求更深层次的东西,所以他更新了移动应用程序的设计,纳入了和用户有关的深入信息,并要求用户回答和政治信仰紧密相关的问题。在过去的一年里,OkCupid已经编写了一种可放慢配对过程同时允许用户花更多时间考虑潜在伴侣的应用程序。自那以来,OkCupid每一次配对的考虑时间增加了20%。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塞德曼谈到了在日渐成熟的在线约会市场中OkCupid是如何保持重要性,以及在把保媒拉线当成职业的过程中他对人性有了什么样的了解。采访内容摘要如下:

掌握了窍门

WSJ:你已经在OkCupid工作一年多了。你认为,在完成在线约会网站CEO身份过渡的过程中哪一部分是最困难的?

塞德曼:上任之初,对我来说真正的问题在于,这个品牌的核心是什么?在2016年很重要,在2000年曾很重要,且在2020年和2030年也将很重要的核心问题是:建立基于实质内容和真实的人的连接。

最大的挑战很明显:种类太多。现有选择变得越来越多,因而我所看到的挑战是,消费者和客户如何能对这个范畴有概念。我们也已经从台式电脑世界转变到移动世界。

在移动世界中,经常会有新生事物出现。OkCupid曾是一个新生事物,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Tinder也是一种新生事物。你不可能说,“我们社区的性质是新奇”,因为最终你就会变成“旧的”。我们必须弄清楚消费者为什么应该在那里。

这是我们为什么会把侧重点放在“实质而非自拍”上——给予共享感光度的连接。那些都是超越了平台和新奇的想法。

WSJ:你能解释一下“实质比自拍重要”这个侧重点吗?

塞德曼说:如果你留意一下过去四至五年在线约会市场内所发生的事情,就会发现有一种一直在加速的增长:让我们让人更快地走,让我们让人在OpenTable上预订餐厅的考虑时间都要比在应用程序上选择和自己约会的人的考虑时间长。

我们不想这么做。我想达到的目的是,一个人之所以想要和另一个人见面,是因为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而非他(她)长什么样。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采用的方法之一便是,在注册过程中会让注册者回答15个具有标志性的OkCupid问题,其中包括宗教、文化、性取向,以及其他你想要了解的东西。

我们的提问并非平铺直叙,而是模仿了现实世界中的语境,让你有种在一家酒吧或晚宴派对上和别人聊天的感觉。

有很多人拥有坚不可摧的信仰,而且没有重叠部分,而我们不想要浪费他们的时间。我们不仅让用户回答问题,还让他们创建不止是有照片的个人资料。现在,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能在手机上轻松愉快地操作这些?

近来,我们把旗下移动产品的名字由“Quickmatch”改成了“Doubletake”,因为我们已经意识到原来的名字并不能支撑我们的社区的价值:我们不想让人快,而是想让他们慢下来。我们想让你知道,一旦你登陆OkCupid,就会发现自己找对地方了。

WSJ:眼下,在线约会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塞德曼:我认为,我们已经摆脱了“新奇”。移动产品已经走过了新奇这个阶段。当然,很多人因为这些产品的新奇性而试用,看看产品是不是真的适合自己。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整个约会应用程序的范畴被拓展了,而在线约会的概念也发生了改变,不再有任何污名。我们不再处于纯粹的新奇阶段。当很多新用户选择约会应用程序时,他们有了一系列的选择,而每种选择都有不同的侧重点。

现在,问题不在于你如何创建一个约会应用程序,以你的程序有哪些功能,而是该程序的价值是什么——谁会使用这个程序,以及你代表的是什么?对于在线约会行业来说,下一个前沿是:为什么我使用这个而没有使用其他的应用程序?

WSI:根据你对用户的了解,在线约会的哪方面最令人惊讶?

塞德曼:众所周知,OkCupid对用户数据非常痴迷,我们为此感到自豪。这些数据拉近了我们与用户的距离,帮助我们创造极好的产品。此外,这些数据也帮助我们发现了很多有极大吸引力的行为。

举个例子,每个城市和每个城市的约会习惯不同。OkCupid的总部设在纽约。在这里,我经常听我的单身朋友说约会有多难。但是,对于这些家伙来说,更难的是得不到对方的回应。对于男用户来说,纽约是女用户回应最不积极的城市,比例仅为10%。但是,在波特兰,不管是男用户还是女用户,回应率都非常高。

WSJ:在线见面和现实中见面的最大区别在哪?

塞德曼:这个问题我们被问了很多次。网络约会会产生一种妙不可言的化学反应。当别人在说话时,我在想他们会说什么。但是,当你完全基于一个人在网络中的样子做决定时,当你和他们见面而没有任何现实联系时,你漏掉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在现实中见面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我认为,约会应用程序并没有取代现实见面的妙计。我们甚至试着说,不要把你的浪费在那些你只知道他们长什么样的人的身上。你必须回归现实世界。毫无疑问,那是约会最好的部分。


渴望幸福的狮子   35岁
yinjun   39岁
深沉的土豆   33岁
笑看_红尘   38岁
你娜么美。   27岁
玥玥   29岁
流年逝水   33岁
finaler   36岁
如烟   43岁
美玲   32岁
大萌璇   27岁
缘   35岁